东方未晓

有生之年,狭路相逢,终不能幸免。

[伞修]光影(下)

满足。开心。

小白糖:

   




苏沐秋安慰叶修:“你也别太担心了,我那手机设了密码,就算是被破解了,一般人也看不出是我的手机。没事谁会把自己捡到的手机里面的信息往外发?”


“那要是被人偷的呢?”叶修说,“你是苏沐秋诶,想偷你手机也是有可能的吧?虽然不会有人认识我,但你想,回头论坛上出来篇‘苏沐秋手机里的神秘男子’之类的帖子,老陶分分钟弄死我。”


苏沐秋顺着叶修的话头想象了下,不由得也流了点冷汗。职业联盟发展到今天,不少知名选手的社会认知度已经很广,通俗点来说,就是很红了。从走在路上没人认识,到现在在酒店大堂办入住的时候都要戴墨镜,摒弃一切公共交通工具,对苏沐秋来说也就一两年的时间,应对这些事情的经验,他比叶修要丰富得多。一开始他仗着没人认识叶修,没把丢手机这事儿特别放在心上,但一想到被偷手机这个可能,立刻也警惕了起来。叶修吸完烟,把他背上的烟灰缸拿走,苏沐秋就立刻坐了起来:“我刚才想了想,我手机都丢了一两个星期了,要是该找我麻烦早就找了,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。”


“说不定这段时间人家是在找怎么联系你呢?”叶修说。


苏沐秋看着叶修,表情有点犹豫,像是在考虑什么:“你让我想想。如果真的被爆出来,我要不要干脆就认了,没错你就是我的小基友?不过会不会影响我的代言啊。影响代言就影响收入,沐橙的房子倒是买好了,咱俩的房子按揭还没还完呢……”


“把‘咱俩的房子’里面属于我的那份变成现金给我就行,谢谢。”叶修语气干巴巴地说,“别开玩笑了,这怎么可能认,别毁我清白!你手机有备份到云相册里没?看看有没有人动过,要是还在的话赶紧删了。”


苏沐秋一拍脑袋:“还是你聪明,我怎么没想到!”


“废话,丢的又不是你的照片!”




苏沐秋跳下床,重新把自己的笔记本打开,叶修也凑了过来。苏沐秋倒是真没觉得这事情特别严重,跟叶修闹归闹,既然他俩之间没在谈恋爱,就是真被人爆料了也不怕,横竖问心无愧。他一边等着系统启动,一边还缓解气氛似的跟叶修聊天:“过生日回家不?咱爸咱妈想你了。”


“别装得跟我爸妈多喜欢你一样。”叶修有点受不了苏沐秋这个反客为主的劲儿,他带苏沐秋和苏沐橙回去过一次,在嘉世拿了第一个冠军之后的春节。叶修爸妈对苏沐橙倒是很疼爱,但是对这两个沉迷于玩电子游戏的男孩子一点好脸色也没有,苏沐秋这个年都过得心有余悸,回H市的路上还和叶修咬耳朵:“要不以后还是咱们仨一起过吧,小修?”


有这样的基础,转会去皇风之后,苏沐秋也没敢往叶修家里跑,叶修偶尔回次家,也就是跟他母亲见个面,晚上都睡在苏沐秋的宿舍里。但是苏沐秋和叶秋相互留了联系方式,经常跟叶秋汇报叶修的行程,方便叶秋捕捉叶修回家,偶尔他也听弟弟倒倒哥哥不在身边的苦水,或者是交流下叶修的兴趣爱好八卦动向之类的。苏沐秋一边输入开机密码,一边老实交代:“哦,我是没听咱爸妈说,我听叶秋说的,他说爸妈很记挂你。上个月刚和他一起吃了个饭,他还让我问问你过生日回不回家。要不咱俩一起回吧?我陪你。”


“不回!还有你离我弟弟远点。”叶修不耐烦。


苏沐秋嘿嘿一笑:“你先离我妹妹远点。”


两个人一边斗嘴,苏沐秋登陆了这个手机号下面的云账户,松一口气:“上次登陆时间还是我丢手机的时候,说明这段时间都没人操作过手机,看了吧,就说不是被人偷的。”


叶修也放下心来:“那定位一下呢?看丢在哪里了。”


“我没开定位功能,再说这么久,早就没电了,应该也定位不到。”苏沐秋不是很在意,“把照片拷贝出来删掉就行,反正都买了新的。”他抬头看了看叶修:“行了,没你事了,睡觉去吧,我等下就来。”


叶修本来也打算回床上,苏沐秋这么一说,他反而站住了:“这么着急赶我啊?”


苏沐秋表情很自然:“赶你干什么?……你不是累了么,明天还要坐飞机。”


“大哥,我现在在H市,要坐飞机的是你。”叶修疑心大起,苏沐秋面上神态自若,实际上慌得连这点事情都忘了,他可从来都没这样过,难道相册里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?叶修看了看,苏沐秋坐在椅子上,一点空间都没给他留,干脆一屁股坐在苏沐秋大腿上,挡住半个笔记本屏幕:“别废话,麻溜的,给我把相册打开。”


苏沐秋左手顺势圈住叶修的腰:“真要看啊?不骗你,没什么奇怪的东西,不过我有点害羞。”


叶修的手指不耐烦地敲打两下键盘:“害羞什么?”


苏沐秋往前凑了凑,把脸贴着叶修胳膊,右手操作起鼠标,一边在心里暗暗笑了笑,一边说:“你不懂,这是属于艺术家的害羞。作品被自己的模特或者观众、读者当着自己的面看的时候,很多人都会有这种感觉。你看看就算了,可不能批评我。”




叶修本来是抱着围剿黄赌毒的心态来的,结果苏沐秋打开云相册之后,还真是朴素得让他吃惊。他的相册里有大量照片,有些是苏沐秋从网上存下来的,有些是他自己拍的,缩略图一看就知道,是很日常的生活场景,或者是坐车时看到的景色。最上面的两张是关于叶修的,苏沐秋点开大图给叶修看:“都说了你不用担心,就算被发出去,说这是从我手机里发现的,也不可能被误解。”


看到大图之后叶修松了口气。确实是这样,虽然照片上的人并不是穿戴整齐的社交状态,但也没有任何猥亵或者狎昵的感觉。照片被手机简单处理过,变成了黑白的色调,颜色被祛除后,画面上的轮廓就勾勒得更加清晰。叶修穿着背心和三角短裤,正趴在床上看电视,完全没有发现镜头的样子,表情和放松的肢体都流露着一股惬意劲儿。但这确实也是一张透着些许情|色感的照片,不过,很干净,没有诱引和展示的意味,情|色纯粹是因为他光裸的双腿,就那么随意地搭在床上,伸展着,线条修长笔直,皮肤光洁紧致,有着健康而饱满的身体特有的那种难以言喻的美感。


这些漂亮的线条,搭配上叶修丝毫没有意识到的表情,显露出一种自然又安静的美。苏沐秋轻轻地叹息了一声:“还好找回来了,这张我实在是很喜欢。就是脸部的角度有点问题,当时怕惊动你,我没敢挑位置,这个角度没把你侧脸的轮廓拍得特别好看。”他自言自语着,点开下一张。这张里叶修正在吸烟,稀薄的烟雾围绕在他身边。叶修没有注意到镜头,薄唇里衔着烟卷,正在出神地看着另外一处,像是正在神游天外,表情显得安宁而天真。这天真和他的本性是不符的,因而在苏沐秋看来就格外珍贵。苏沐秋把鼠标晃晃,停在照片之外的地方,伸出手轻轻抚摸着显示屏上叶修赤|裸的肩膀和脖颈:“身上肌肉少了点,也没有腹肌,不过我觉得这样很好,太刻意锻炼自己的身体线条,我反而不喜欢,修饰痕迹太厉害……这样就不错。”苏沐秋眼神往下,捏了捏叶修本尊的肚子:“嗯,肚子上没肉就行,不要去健身房,你自然的身体就很好了。”


叶修倒是非常同意苏沐秋这点看法:“英雄所见略同啊,我也讨厌健身。”


“但是还是要注意饮食,别光吃肉,多吃水果蔬菜。”苏沐秋说,“现在我们打比赛消耗比较大,所以吃多点也不会胖,等过几年就不好说了。不过你应该不用太担心,到时候我也会监督你的。”


“为了你的艺术生涯着想,不如到时候换个模特呢?”叶修建议他。


“不,本摄影师只对拍你一个有兴趣。”苏沐秋笑着说。趁叶修还在研究自己那张照片的时候,他悄悄偏过头,想要无声地亲一亲叶修的手臂,却又停住,旋即坐直身体,操作着鼠标关掉这张照片,又随意地点开后面的一些图片给叶修看。在网上存下来的那些,苏沐秋简单地给叶修讲了几句取景或者构图好在哪里,打动他的又是什么地方;自己拍摄的场景,也和叶修说了说是哪次出差或者比赛,又遇到了什么好玩的事。两个人看了一会儿,苏沐秋关掉照片,把叶修的两张复制下来,粘贴到桌面上。


他笔记本的桌面整齐干净,没有任何杂乱的文件。叶修默不作声地看着苏沐秋操作,突然说:“苏沐秋,你为什么要把它们放桌面上?”


苏沐秋微不可察地抖了一下,立刻又恢复到若无其事:“哦,这个你放心,我笔记本的开机密码没人知道。”
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叶修说,“别蒙我,你不是会乱放东西的人,我之前看你操作过,就算赶时间你肯定也会把文件存到该存的文件夹里。你肯定不止拍了我这么两张,对吧?为什么不存一起?”


苏沐秋无奈:“你就不能少聪明一点?”


叶修很得意:“既然败露了就老实交代,到底拍了多少?为什么不能给我看?”


苏沐秋这回无论如何都不肯退让了:“不行,这个真的不行。要不这样吧,要么现在你就答应跟我在一起,咱俩老老实实地谈恋爱,我就给你看;要不就等你愿意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给你看。没有第三种选择。”


叶修想了想:“那要是我始终都没喜欢上你呢?”


“那这就是我自己的秘密了。”苏沐秋笑,“你不会连这点权利都不给我吧?”




叶修还是见好就收的,又跟苏沐秋聊了几句,就老实地上了床。苏沐秋把云相册里的图片复制好,手机端的删除掉,整理一下电脑,也关机休息了。


他没有告诉叶修的是,在他的电脑里还存着上千张关于叶修的照片,有些是聚会时拍的,有些是在他们日常相处的时候,有些叶修知道,有些则是在他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时候。在那些照片里,存储着他眼中叶修的无数种神态,无数个表情。他的眼睛有时像静谧的湖水,有时像明亮的星辰。有时他看上去调皮还带点无赖,有时看上去温柔又安静。那全部是日常生活中他接触到的叶修,对自己的镜头几乎没有任何注意的叶修。苏沐秋拍摄到的都是叶修最自然的状态,在他的照片里,却仿佛从日复一日的普通生活中独立出去,那些独特的、宁静的、迷人的片段被他截留,并且永久地保存下来。


这是苏沐秋最私人的收藏。


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形成这样的意识和习惯的,苏沐秋已经记不太清楚了,但初衷他倒是记得。发现自己喜欢上叶修之后,他曾经追溯过自己对于叶修的心情,找寻过将朋友的好感变成恋爱的悸动的那个瞬间——而在苏沐秋的印象里,那是转瞬即逝的一刻:叶修躺在床上吸烟,房间里没有开灯,他的眼睛反射了屏幕的光线,在黑暗中显得分外明亮。大概是从那时起,苏沐秋突然意识到叶修的眼睛非常漂亮,随即一发不可收拾。他的五官,手指,皮肤的质感和全身的线条,神态和表情,说话的声音,走路的样子……苏沐秋无数次想要从自己的镜头里复现那一刻,而无数次的尝试,只让他明白了一件事:他的镜头所能捕捉到的,只是再单薄不过的属于叶修的某个侧面而已。


他是永远都无法复现那个瞬间的,那只属于现实中的叶修,完整的叶修。


苏沐秋倒是并未因此沮丧,他是个很现实的人,对于叶修基于审美意义上的占有欲完全没有他的爱意来得更重要,如果他喜欢叶修而叶修也喜欢他,能不能把叶修拍好看,实在不算特别要紧的事情。这只是他恋爱生活的一点小调剂,在叶修还不属于他之前的一些私人享受罢了。




苏沐秋心无芥蒂,睡得很快。叶修反而翻来覆去,有点兴奋。他平时从不出镜,为了保密,也几乎不跟别人合影,每天照镜子的时间超不过十秒钟。他确实一直自认为很帅,就像他觉得自己的荣耀技术也很牛逼一样,但从最亲密的人拍摄的照片里看到自己原来真的这么好看之后,也还是难免很开心。这种开心持续了几分钟之后,叶修就走神了,把问题的焦点转移到千机伞升到下一级需要的材料大概是哪些,以及可以怎样搞上面去。叶修越想越激动,正恨不得爬起来开电脑去扫扫副本的时候,他听到身边的苏沐秋声音模糊地说了句什么。


叶修的耳朵一下子就竖了起来。苏沐秋大概做了个好梦,一边睡着一边笑了几声:“……小修,……别,大家都看着呢。”


叶修转过身,贴近苏沐秋,借着微弱的灯光观察苏沐秋的表情。


苏沐秋的睫毛微颤,声音像是怕被人听到似的变小了:“……别让他们看见……只许亲一下啊……”


叶修背上流了一滴冷汗。他想了想,悄然伸出手,朝苏沐秋下面探过去,隔着内|裤捏了捏。苏沐秋两|腿间的东西正处于最硬的状态,光滑滚烫。


这家伙怕是治不好了,叶修一边想着,一边默默地离苏沐秋远了一点。他合上眼,准备入睡。


没两分钟,叶修背后窸窸窣窣地动,一个温暖的身体贴了过来,苏沐秋的手圈过叶修的腰,紧紧地贴住他,声音还有点迷糊,像是被吵醒的样子:“……你刚才干什么了?”


叶修全身都僵了,这家伙睡着没有啊?“咳,没干什么啊,我一直在睡觉……”


苏沐秋咬住他耳朵:“别装。你是不是对我耍流氓了?”




Fin



评论
热度 ( 522 )

© 东方未晓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