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未晓

有生之年,狭路相逢,终不能幸免。

流火【下】

啊。感觉自己恋爱了。

夏日终年:

·还记得大明湖畔的拔得肉慢死吗



两人剪完头发从店里出来街上灯都亮了。

黄少天一直在摸他后颈短短的发根,嘟囔着:“怎么觉得凉飕飕的。队长,后面是不是太短了?”他突然站住偏过头来让喻文州看。

路灯光线被行道树遮挡了部分,并不算明亮。蜂蜜一样浓稠的光线落在他拉开的颈部线条上,喻文州抬起手指碰到他颈部细腻充满弹性的皮肤,轻轻向前推了下掌心摸了摸尚扎手的发根。

短而硬挺的发根划过他的手指和掌心,又麻又痒,戳得他心里的小鱼都吐出了气泡,撑得胸口发胀。

黄少天疑惑地转过头来,撞到喻文州的视线。那些气泡纷纷落下来,喻文州收回手轻声说:“不短,过两天就七月了。”

黄少天哦哦两声,点点头,继续走上前面的台阶。

喻文州看着他上台阶时绷直的小腿线条和纤细的脚踝,在他转过脸时跟过去几步。

在赛场上喻文州总是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自己的队友和对手,细致入微、深谋远虑。眼前黄少天像一幅他熟悉又陌生的地形图,他注视着他,留意着他,想抓到一丝可能和破绽。

下午的会上,卢瀚文出道发布会确定在七月的第二周,战队已经在安排他的宿舍和账号卡的完善。

夏休已经开始,往年除了队长、战队经理和俱乐部高层,队员们通常已经开始赛季后的放松。今年几名主力都还在战队,带着小卢熟悉战术,和平时一样做着基础的团队和个人练习。

夏休是联盟的交易期,除了训练营人才注册出道,俱乐部积极运作的还有账号卡和战队成员的交易。随之而来的七月又不知会发生多少令人震动的转会。有些在意料之中,有些可能让人跌破眼镜。

流云被蓝河领着在网游里南征北战的时候,黄少天正坐在吵吵嚷嚷的卢瀚文身后。

卢瀚文活泼话多,好动又有拼劲。更难得能跟黄少天一唱一和,黄少天对卢瀚文自然特别护短。

看着他被几个年龄加起来甩他一赤道的前辈欺负,几次都按耐不住大爆垃圾话,被同样在卢瀚文身后站着观战的喻文州笑着捂住了嘴。

黄少天踢了一脚游戏间隙向喻文州投来赞赏眼神的卢瀚文的凳子腿,十万分委屈地转过脸来看着喻文州:“队长。”

喻文州左手还压着他的肩膀,右手虚虚地捂着他的嘴。黄少天温热的呼吸浸入他的指缝,喻文州心里一抖,撤开手来:“放他自己去吧。”

黄少天自然没什么异议,转过头去嘟囔了两句就起身找水喝,转了一圈才发现训练室的桶装水没了。

他打完电话给后勤,后勤也不确定什么时候能送过来,黄少天从桌面上站起身来犹豫要不要出去买。

喻文州从卢瀚文背后转过身来,回到自己座位上:“有一瓶刚开的,少天要是不介意…”

“不介意不介意,渴死我了。”黄少天接过喻文州手上的瓶装矿泉水喝了几口,擦了下唇边的水渍。见喻文州看着他,以为他还要喝,就把剩下的水递了过去。

喻文州也没说话,接在手里握着,突然抬手摸了下他的脸,黄少天一愣,见喻文州指尖捏着一个线头举到他眼前:“脸上有东西。”

他回过神来见喻文州旋开瓶盖,抿了一口水,红着耳尖转回卢瀚文身后。

喻文州看着他脊背的曲线出神时桌上手机震动起来。他走过去看了看是经理,冲黄少天打了个手势出了门。


黄少天湿着头发进他房间的时候,喻文州还在整理季后赛的视频。黄少天洗发水用完了,洗完了澡又来他这里重新洗头。

喻文州听着浴室哗啦啦的水声,思绪已经不知道偏到了哪里,索性关了视频。

“小卢正和他们讨论叫外卖呢,都这个点了。这小鬼一来就要翻天了,队长,你也不管管他。”话是这么说,黄少天还笑嘻嘻地站着擦头发。

“刚刚在群里带头要烤生蚝的是谁?”喻文州转过脸来看黄少天走近过来。

“经理叫你干嘛?”黄少天毫无技术含量地岔开了话题。

“讨论了一下明天的发布会细节。”还有另一件他目前没想好如何跟黄少天说的事。

黄少天点着头凑过来,让喻文州把群消息打开看看这群人讨论到哪了。

喻文州鼻尖满是自己那瓶柠檬香型洗发水的气味,黄少天坐着坐着不由得背又塌了下去。

黄少天坐姿不算好,他妈妈就常念叨他小心变成驼背,不知从哪里听来靠墙站着可以帮忙矫正,每天开了视频监督他。

后来这个任务莫名地落到喻文州身上。黄少天靠着墙壁总是容易放松下来,喻文州得按着他的肩膀把他按墙上。

开始两人四目相对的时候因为笑场没法进行下去,后来也自然起来,面对面还能有一搭没一搭地讨论战术。

只是最近喻文州看到他的眼睛和挺直的鼻梁时总要忍住吻他的冲动,半小时变得异常得艰难。

黄少天常常有聊不完的话题,他看着黄少天近在咫尺的唇瓣,注意力全部用来控制不要在脑海里想象如何吻他吻到说不出话。

饶是如此,眼神碰到的时候黄少天掩饰地偏过脸去,泛红的耳朵让他忍不住想咬在他细白的脖子上。

偏偏黄少天还不自知。

喻文州抬手拍了下他后腰,黄少天跟着坐直了身体,没两秒又松懈下来。

喻文州又拍了一次,索性手就放在他后腰处。
黄少天绷直了背,注意力却还全在手机上。

“啊啊,队长我给你点的烤鸡爪被他们否决了,鸡翅膀怎么样?”

喻文州不理他的调侃,就着他后腰拧了一下,黄少天笑着躲开来,没擦干的水甩了一两点到喻文州脸上:“鸡翅膀,那就鸡翅膀。”

“头发擦干。”喻文州把他扔在桌上的毛巾罩到他头上,站起身来帮他擦起来。

“我妈真是,为什么会发消息给你啊。”黄少天把手机举到头顶给身后的喻文州看:“你是班主任吗?还最近表现怎么样,有没有坚持锻炼?我都多大了!队长,你这是卖队友你知道吗?”黄少天的语气十分之痛心疾首,自顾自地给他妈妈回了消息。

“锻炼锻炼,一会儿又得来查岗。”黄少天接过喻文州手里的毛巾,随便揉了两下扔到一边,自己靠墙站好。

“队长,你说我要不干脆买个什么XX佳之类的产品好了,我又不是真的驼背了,不用每天跟做手操一样吧?还得每次麻烦你。”

喻文州扶住他的肩膀,帮他打开双肩贴着墙。黄少天还在说卢瀚文他们点了什么什么等着宰队长你呢,你也太好说话了。也亏我妈想得出来,你怎么也不推辞啊?

喻文州笑了笑。

黄少天还湿着头发,T恤肩膀的位置有些潮,喻文州抓着他圆润的肩头,摸到肩上突起的那块小骨头,无意识地用拇指揉了揉。黄少天也不知是痒还是痛整个人跟着颤了一下,喻文州才回过神来,赶紧道歉。

黄少天没像平时那样忙不迭地说没事没事,而是一言不发地微微抬脸看着他。暖黄的灯光落在他眼里,像暖融融的阳光碎片,他们几乎呼吸相闻。

喻文州望着他潮湿的嘴唇,压着澎湃的心跳,轻声喊他:“少天。”

“嗯?”黄少天跟才回过神一样凑近过来,墙上的影子已经交缠在一起。

“队长?你有没有看见黄少?”卢瀚文清亮的声音伴随着敲门声传进来,两人同时轻咳了一声松开手。

“少天在我这里。”喻文州打开门,卢瀚文探进头来就被黄少天勒住了脖子,拖拉着往外走。
喻文州看着走廊里两人吵吵嚷嚷的背影,轻笑着摇了摇头。

关上门,他忍不住碰了下自己的嘴唇,换了身衣服也跟了过去。


喻文州浑身燥热地醒过来,在薄薄的晨光中出了会儿神才起床做简单的清理。

他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,手机上的新消息提示:百花缭乱转会霸图。

张佳乐确认复出加入霸图,百花粉一片哗然。除了少数表示理解的粉丝,更多是不解和气愤,论坛上关于繁花血景的讨论也一度出现在热帖榜。

百花接洽于锋已经有一段时间。于锋可能还称不上第一狂剑,但有一冠在手,又入选了全明星,这些无疑都说明他是联盟目前最好的狂剑士。

振奋士气也罢,安抚粉丝也好,百花希望重振繁花血景,于锋也有转会的意愿。俱乐部的接洽已经做得七七八八,价格也谈得差不多。这一两周可能就会定下来。

于锋私下找过他,一路走来自然跟蓝雨的培养和队友的配合分不开。最后希望在转会之前跟大家再聚一聚。

消息还没宣布,喻文州也只是找了个慰劳大家的由头,请大家吃饭唱K。

聚会气氛归气氛,职业选手对喝酒多少还是有些节制。

联盟相熟的一些人都知道叶修酒量极差,黄少天也好不到哪里,说三杯倒都是抬举他。

人多一旦闹起来,喻文州既要顾着卢瀚文又要关照他人,很难分心再去盯着黄少天。等他从卢瀚文手上把果酒拿下来,黄少天正抱着麦克风对着他傻笑。

喻文州隔着几个人坐在沙发头上,周围人都在起哄,鼓动黄少天过去让他唱歌。

各种嘈杂的声音在耳边响成一片,在光怪陆离的灯光里,黄少天明亮的眼神直直地望着他。

他见黄少天拿着麦克风步履不稳地走到他面前,被李远伸出的腿绊倒栽到喻文州怀里。喻文州笑着看了一眼李远,把他扶起来。

“队长,他们要听你唱歌。”黄少天努力了一下站直了身体。

喻文州笑着问他:“想听什么?”

“月亮代表我的心。”黄少天笑嘻嘻地答。旁边一圈人笑得前仰后合,暗道黄少要完。

喻文州看了另一头的郑轩一眼,郑轩嘟囔着压力山大啊手下却毫不含糊地点好了歌。

黄少天被卢瀚文伸手拉了把跌到他和于锋中间,看着已经站起身来的喻文州笑。

黄少天仰头看他,喻文州背靠着小桌等开头的伴奏结束。

汹涌的潮水冲刷着他脆弱的防线,喻文州几乎忍不住过去亲吻黄少天的眼睛。

却在唱完第一句歌词后,大家的起哄声里,凉意止不住地升起来,冻住了四肢百骸,连面上的笑意都摇摇欲坠起来。

他手指抠着身后的台面,木屑扎进指甲缝里,指尖一阵一阵地跳。

黄少天出去总是挨着他坐,跟他分享耳机的时候常会枕在他肩上睡过去。郑轩喝他一口可乐,他嫌弃得整瓶都扔给了他。

他记得喻文州不吃葱,甚至会点自己过敏的虾然后全部夹到喻文州碗里。

喻文州想即使是无意的,他在黄少天心里肯定是不同的。

现在算什么?

被黄少天紧紧抱住,抵住额头的于锋满脸的愕然和哭笑不得,挣扎着转过脸来看着喻文州:“队长。”黄少天着急地不断试图把他的脸拨回去。

黄少天的惶急和执拗像针一样扎在喻文州心上,绵绵密密的疼痛泡发开来,他痛得指尖都有些抖。

“队长救命啊。”于锋又喊了一声。

“黄少天,你闹够了没有?”KTV里的喧闹霎时停了一下,大屏幕上歌词一排排消失又重来,伴奏的声响还在包厢里回荡。

“队长。”黄少天松开于锋,跌跌撞撞地站起身来,有些茫然无措地看着喻文州。

于锋要伸手扶他被喻文州冰冷地看了一眼,手僵在半空,只好讪讪地收回去。

“你给我过来。”喻文州拉住他的手腕,声音冰凉,到底还只是扶着他走出门口。

门砰的一声关上,包厢里的人被喻文州难得的冰冷强硬的态度震得面面相觑,于锋作鸵鸟状苦笑着说:“别问我。”

直到走出蓝雨大门,于锋都没说那天黄少天迷蒙着眼睛,抵着他额头问他:“老于,我好喜欢队长。我跟他表白,你说他会答应吗?”

黄少天这个人总是单刀直入得让人无所适从,他今天站在自己面前冷着脸问:“可是这样的话,蓝雨对你来说又算作什么?”

于锋还没有答案,只说得出:“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照顾…”

他最后望了一眼蓝雨的大楼,头也不回地上了车。

蓝雨还有很多很多个夏天,而他也要创造属于自己的夏天。


评论
热度 ( 301 )

© 东方未晓 | Powered by LOFTER